当前位置: 首页 > 女用催情药水 > 境由心生陈丙利山水画展在天津开幕

境由心生陈丙利山水画展在天津开幕


/ 2015-04-08

“披荆斩棘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”丙利经年的勤奋曾经取得了令人注目的成绩,而我们更等候的是他的艺术将来。让我们拭目以待!

这是丙利作品集中他本人的一段话,而他所描绘的分明就是身在却心骜八荒,独与六合相往来的今之“前人”或者说是我们这一群人的审美抱负。当然,我们也早已不再是以往那种披发望洋,行为夸张的“艺术派”了,而更多的是内敛与安然平静闲适的。这也是我对丙利的第一印象。

早在2010年,我从办展归,有事与小侄尹枫前去中国书画。但见一青年编纂丰度肃静严厉,气定神闲,座前三五山川小稿颇见,数行行书,文气卓然。小侄告诉我:“此美院杨沛璋先生的硕士,起自山东,姓陈,名丙利。”我颇认为奇。

“我必定是画国画的。水墨在毛笔和宣纸的接触下发生的印痕是我心灵的。斗室之内古琴声声,茶香四溢,挥毫泼墨,快哉,美哉;或静寂无声,独坐闲想,神接八荒,通也,达也;或佳友相呼,碰杯换盏,觥筹交织,恍兮

两年后某日,陈冬至先生德律风来,保举一学生考博,颇赞其画风才思,又言其为杨先生硕士,我便已知是丙利了。

静观其作,翰墨之态直追古意,穆逸旷远,清畅简妙。于方寸之间抒洪荒大千之形色,更兼其以境证心,以心悟道。此一境地之养成,足可见丙利于画外学养的多年,其对保守文化的已然沉潜于胸,则其下笔用墨皆得大自由,在用翰墨变幻出的娑婆世界中,其怡然所至,便性之境。或可说,在当今纷繁的画坛中,丙利所苦守的是以心适意、以意象道、以道自证的中国保守审美之概念,而其画意之营建又得古法之颐涵。从而,他在传承保守的根本上,了道,终得一翰墨之澄明。

“我必定是画国画的。水墨在毛笔和宣纸的接触下发生的印痕是我心灵的。斗室之内古琴声声,茶香四溢,挥毫泼墨,快哉,美哉;或静寂无声,独坐闲想,神接八荒,通也,达也;或佳友相呼,碰杯换盏,觥筹交织,恍兮,惚兮”

丙利自幼好书画,后又颠末美院本科及研究生系统而全面的锻炼,然后是深切糊口,把写生与创作、东方与、保守与现代、理论与实践畅通领悟贯通。此刻考取南开大学博士,在学与术、知与行之间,地走在这条则心与文画相彰的孤单的艺术之上。丙

丙利擅写山川,兼及书法,书风沉郁峻拔,又以诗文彰其旨,以书为其骨,以墨丰其神、显其韵,翰墨见萧散简远,体裁多为古之,或携琴南山,或深山访旧,或闲庭放鹤,或凭窗远眺清石涛有云:“不立一法是吾也,不舍一法是吾旨也。”丙利深得其三昧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
地图